5分排列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分排列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5分排列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6 02:20:2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尚伦生认为,衡量刑责年龄该不该降低,应当考虑到刑法的谦抑性,“刑法一定要有度,即便是冰冷的刑法也一定要有温度,特别是在青少年方面,要给予特殊的保护,甚至说在某些时候是网开一面的,包括我们刑法当中的前科消灭制度、分层制度等等,都是对青少年的一种特殊保护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燕也表示,去年两会期间她还主张降低刑责年龄,但是经过一年多的调研,观点已经改变,认为单纯降低刑责年龄并不能解决问题,“我原有的想法动摇了,为什么?一个就是低龄化未成年人的犯罪行为,在整个未成年人案件中所占的比例,客观讲还不占大多数,不具有普遍性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表示,刑法作为公法、民法作为私法,二者确有不同,但是,主张参照限制民事行为能力年龄适当调低刑责年龄,并不涉及公法与私法的关系,并不是要将刑责年龄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年龄调到同一个标椎,而是在刑法现行的刑责年龄基础上适度下调,避免未满14周岁的低龄暴力犯罪“一放了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表示,现实中虽然有14周岁以下恶性犯罪未被追究刑事责任的情况,但是比例很小,“这种事情但凡发生了,大概都在媒体上曝光了。一年也就这么一两起,或者三五起。在拥有14亿人口的国家里面, 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小的数字”。而刑法规制行为一定要带有普遍性或者全面性。极个别的情况如果在刑法中被规定为犯罪,“有点顾此失彼,没有顾全大局,没有体现出国家对未成年人的爱,没有体现出国家的情怀。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或者法制文明的程度越高,对青少年的容忍度和宽容度越大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蔡英文的策略就是有利则趋,无利则退,害则决而避之。起初,民进党当局用力过猛,公然邀请“港独”分子访台、为暴力激进分子提供庇护。随着暴徒行为愈发激进嚣张,惹得台湾民众越来越反感,加上逗留在台湾的暴徒行为不检,影响社会治安,岛内不满升温。眼看可能影响选举,民进党当局迅速降调,悄悄与乱港暴徒切割。任凭自以为助选有功的“港独”组织三番五次赴台游说,哀求民进党修法允许暴徒们在台长期居留,民进党当局却丝毫不为所动,一句“《港澳条例》足够”就打发了。如今连这一条也准备要抛弃了。【海外网5月26日综合报道】据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网站消息,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发言人25日发表谈话,严厉谴责暴徒24日在港岛中心城区非法游行聚集,公然打出“港独”标语,肆意堵路、打砸、纵火,破坏公共设施,围殴无辜市民,严重侵害广大市民生命财产安全和合法权益,严重危害国家安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言人指出,反对派和激进势力不顾疫情当前,自5月1日迫不及待重启黑暴之后,24日又借反对香港国安法及国歌法本地立法之名,大肆行凶破坏,让市民“想有个平安环境”的心愿再次破灭。他们在铜锣湾、湾仔一带,高喊“港独”口号,挥舞“港独”及外国旗帜,四处堵路纵火,打砸中资企业和商铺,破坏公共交通设施等。更有暴徒从大厦天台向地面投掷玻璃瓶,以砖头袭击警方并向警察淋泼有害液体,导致包括4名警员在内至少10人受伤送院。令人发指的是,一名女路人尝试穿过路障时,被暴徒挥长棍袭击,并推倒拳打脚踢;一名律师只因反对堵路,就被数名暴徒用棍棒和雨伞野蛮殴打,重击其头部,导致多处受伤送院。此等暴力违法行径,难容于任何法治文明社会,必须予以强烈谴责,必须受到法律制裁。我们坚决支持香港警队严正执法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事了近24年少年审判工作的全国人大代表、广州中院少年家事审判庭庭长陈海仪认为,应该以审慎的态度看待刑责年龄,并且一定要基于相应的数据和理论分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冯帆则提出,“我赞同降低刑责年龄,刑法确实不是万能的,但是如果刑法没有威慑力是万万不行的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冯帆则表示,对于未满14周岁的低龄暴力犯罪,目前还没有合适的、有效的教育挽救制度,“所以我认为刑责年龄可以随着社会发展变化而做出相应的调整,这是我支持的一个理由”,她说,有人认为追究刑责、关入监狱不利于未成年人成长,但是实际上监狱除了惩罚,其实也同样有教育的功能,“可以针对青少年做一些特殊的安排,这并不妨碍对青少年的教育保护”。香港国安立法,打乱了很多外部干预势力阵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说一年多来一直在纠结,在摇摆,然后再论证,“最后论证来论证去,认为在现行的刑事责任年龄的情况下,先完善我们的收容教养制度,然后再对这种低龄未成年人的罪错行为进行惩治与矫正相结合,这条路可能是中间路线, 但是是理智的、可行的”。